情怀永远替代不了产品
作者: 来源: 质量科 时间: 2017-07-24 浏览: 人次

    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并退出乐视董事会一事引发强烈关注,各种评论铺天盖地。尽管他前脚离开乐视网,后脚即踏进乐视汽车担任董事长,未来会专心造车,造不造得好尚不好定论,但在乐视网的造车历史差不多全被外界评价给否了。在所有负面评价中,贾跃亭被批评最多的,是他的情怀。有论者指出,贾跃亭给我们的教训是:好高骛远也许没错,但实现理想必须脚踏实地——情怀靠不住,最终靠产品。

    一个此前毫无经验的企业突然间闯入有着上百年市场发展历史和厚重技术积累的汽车行业,扬言要制造颠覆效应,开创新天地,这本身就是一种疯狂。而且,除了互联网和情怀,人们也看不到贾跃亭意欲颠覆一个行业所依凭的高明手段。就算他的情怀通过PPT和模型以及其宣扬的“生态”能够打动一些人,可以完成一定规模的融资,但拿不出能够带来市场利润的产品,情怀会迅速贬值折损。于是,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向不同的人讲情怀,希望折现,但务实的人太多,他的情怀越来越不值钱,并陷入“开发布会—融资—再开发布会—再融资”的死循环之中。现在,随着贾跃亭梦想的硬着陆,他的情怀也撞个稀碎。

    说到玩情怀,比贾跃亭年长一岁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更有经验,更能制造话题,但后者同样也栽在嘴上。与贾跃亭一样,罗永浩初入手机行业也是个毫无经验的生瓜蛋子,却满怀比贾跃亭更高的理想——要打造“东半球最好”“全球第二”的手机品牌。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锤子手机也出了几代,但一直未有起色,莫说什么这好那好、第二第三了,将来能否活下去、能活多久都是问题。两个月前发布的新品机型坚果Pro被老罗寄予厚望,但销量惨淡。锤子员工无意间透露的数据显示,该机型一个多月里只激活(可以等同于售出)了21万台。要知道,苹果新机型上市首月销量可达数千万台,三星以及华为、OPPO、vivo、小米等不少国产手机品牌新机首月也能达到数百万台。

    一位曾到过锤子手机发布会现场听罗永浩演讲的观察人士称:“虽然我很喜欢罗永浩,但我总觉得,与做手机相比,德云社更适合他。”这意思是说,罗永浩的“说”功的确了得,但这似乎正反衬出他“做”功的不足。事实上,老罗的情怀确实曾拥有很高的商业价值,这体现在他能够圈来大量的粉丝,但他犯了跟贾跃亭同样的毛病:对嘴的价值透支过甚。有人指出,锤子手机的外观设计来自国外的公司,而硬件设计、结构调试、工艺、代工来自富士康,剩下唯一可以体现自我价值的预装ROM与软件服务(实质上只是建立在安卓系统上的一种改进而已,谈不上原创),却也因糟糕的体验广遭吐槽。也就是说,除了罗永浩个人情怀的赋值,在手机产品上找不到多少可以让锤子自豪的东西。

    是的,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吹过的牛负责。批评贾跃亭或罗永浩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说他们忽视汽车以及手机都是传统制造行业,而非单纯互联网产品的现实,这也是他们从情怀到商业化付出的代价,这没错,但他们最该批评的地方还在于急于求成,以及对产品本身及制造精神的偏离。老贾和老罗的教训已经够明晰:一个企业家的情怀卖不出多少钱,最终还得靠产品说话。产品说什么?说信念、说价值观、说理想、说人生态度?它说不了这么多。事实上,它会说的只有品质、功能、体验等这些物质性的东西。如果非要把产品本身跟情怀联系起来,那么作为情怀象征的企业家的人格必须再完美一些,去除或遮蔽那些引人争议的槽点,最关键的一点,别说太多,管住嘴,把情怀的述说留给产品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