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止于智
作者: 来源: 质量科 时间: 2017-05-27 浏览: 人次

    前段时间,有两段“肉松竟是棉花做的”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了一阵子。两段视频主角不同,一男一女,但他们“现场演示”某品牌面包所用肉松“为棉花做的”,手法却如出一辙。虽说视频“有图有真相”,可很快被证实为谣言,而其中那个叫“永康侬”的大叔则因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被浙江永康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

    谣言虽破,但反思未止。稍微有点理性的人,凭常识也能判断肉松是不可能由棉花假冒的,两种东西质地、口感差距太远。况且,若真有企业要做这种一戳即破的假,不仅赚不到钱,还可能很快就被抓,明显得不偿失,除非它就是要找死。事实上,早些时候传过的“塑料袋紫菜”“塑料大米”“人造鸡蛋”等谣言,也属于这种很容易被识破的低技术含量的谣言。但问题是,如此不堪一驳的谣言竟有许多人相信,还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上一惊一乍地传。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看,谣言的产生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事件的重要性和信息的模糊性(有人甚至认为,谣言的传播强度等于这两个条件相乘)。为什么关于安全方面特别是食品安全方面的谣言最多?因为对于任何一个生命个体而言,没有什么是比安全更重要的事了。强关注度之下,人会启动趋利避害的选择机制。如果相关信息足够多也足够清晰,可以得出有利的结果,当然会作出积极的行动;而如果信息不充分且十分杂乱,人无法凭自己的知识明晰事件真相,那么他以感性做出的第一选择就是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非理性的心态之所以在人类历史中从不缺市场,就是因为这是人的选择本能,尤其当相信谣言的成本比不信的(可能)后果小得多的时候,人总是倾向于选择前者。

    不过,面对谣言,一些人的选择虽说更多是感性的,但他们对“后果”的判断却是基于理性的。从谣言传播的基本机制看,组成谣言的众多信息会被接受者进行删减、削平和同化,之后进行再传播,这种加工过程具有明确的指向性——指向其关注的核心信息,而这个核心信息常常与人们(谣言的接受者兼传播者)早已秉持的观念或成见相吻合。“早已秉持的观念或成见”非常重要,它决定是“利”是“弊”的选择走向。如果人们处于安全程度高的社会环境中,那么他们会倾向于趋利,相反,则必会避害。面对同样一件事,不同语境中的人做出的反应和选择可能会有霄壤之别。比如,前两年,有一条关于新西兰进口奶制品被检出含有“有毒”物质双氰胺的新闻曾在国内轰动一时。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条在我国可称“爆炸性”的新闻在新西兰本地却波澜不惊。当被记者问及为什么自己国家的奶粉出了事却没什么反应时,一位新西兰老太太反问道:“如果新西兰的牛奶不能吃了,世界上还有能吃的牛奶吗?”新西兰的老百姓对自己国家食品安全自信如斯,反映的是该国食品安全环境令人放心。而这一旦成为人们“早已秉持的观念”,那些与之相悖的谣言就缺乏生成的土壤,也无法有效传播。在这个意义上,有着坚定自信的民众,每一个人都是终止谣言的智者。

    由此可见,相比只是针对一个个谣言的破除工作,最根本的破谣之举,还是要改变人们“早已秉持的观念或成见”,让每个人都成为充满自信的智者。这就需要政府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加强监管,从根本上保证产品质量安全,并能及时发布权威的市场信息,增强民众信心。需要企业严守产品质量安全底线,诚信经营,认真履行安全主体责任。当然,也需要消费者能够不断成熟理性,不盲从、不轻信,学会用科学法律武装头脑,维护自身权益。只有市场环境向好,民众理性自信,才能从源头彻底破除各种谣言。